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576|回复: 18

[海油] 推荐--南油: 心灵深入的故乡

  [复制链接]

1981

主题

4575

帖子

5698

金币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015
发表于 2017-12-25 08: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12-22NYTV

南油小传(谢永溪)


   南油有别于其他地名,它的广义地域横跨广东、广西和海南。狭义上来讲,南油是一个占地约1.9平方公里的矿区,生活着约2.5万南油人。



    讲起南油,需从1973年说起,那时湛江市委在郊区坡头公社烟楼渡口划了以南地段给南海石油勘探筹备处建石油勘探基地。
    此后十年,人们慢慢地把这个因海上石油而崛起的海湾东岸小城叫做“南油”。居住在这里工作与生活的人们被称之为“南油人”。



     上个世纪70年代初,一批心怀“我为祖国献石油”壮志的志士,从大港油田、江汉油田、茂名石油公司、四川石油管理局、陕西建工局等单位来到这里。他们中有复员退伍军人、本地乡民,恢复高考招生后的大学毕业生,操着不同的口音,有着不同的习俗和文化,在海湾边渔村安营扎寨,以竹棚和木板屋为家,拉开了南油创业史的序幕,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南油文化”。


     1998年国家住房制度改革前,五个生活区居住的大都为南油人,非南油人很少。在这里,南油人形成了与同事为邻的居住习惯,彼此互相认识,居住环境和谐安宁。人们出行的交通工具多为自行车和穿梭于基地间的通勤车,到霞山和赤坎去逛街购物称“过海”。



     居住在南油的人,少了几分都市繁华的喧闹,多了几分小镇的幽静,生活简朴、优雅、充实。他们在坡头这块土地上已经繁衍生息四十年有余,有了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与陆续加入的新南油人共同成长。南油人的后代操着有别于北方普通话、南方普通话和粤语的“南油普通话”,活跃在中国海油的各条战线上。

                                                                                                                          

草棚逆袭( 林启明)


            1979年8月,当南海石油技工学校(下称南油技校)的录取通知书拿到手上时,我非常激动。从吴川到南油的路不好走,9月的一个清晨,我早早赶到从吴川到赤坎车站,坐上技校迎接新生的大巴班车。大巴一路颠簸,过了解放碑、椹川大道、码头渡口,终于到了南油技校。
    “这是什么地方,黑漆漆的,荒无人烟。”走在又窄又长的小道上,我心里嘀咕。小道两旁是成排的桉树,树下是低矮的草棚。
    1978年,为了拓宽海油人才培训渠道,南油技校创办了。10月,在南油鸡咀山的山丘上,盖起了22幢竹棚当宿舍,15幢活动板房当教室、办公室,一幢竹棚当师生饭堂。第二年,学校迎来了第一届学生,我便是其中之一。
    在校期间,我们最大的娱乐是看电影。周末,一群南油技校的学生拿着小板凳,到附近的吴川建筑公司看露天电影。
    每天晚自习的时候,“草棚”教室都是静悄悄的。学生都在认真看自己的专业书籍。虽然资料较少,但同学们的学习热情都非常高,常常是同一本书翻来覆去地看,同一张机械图一遍一遍地描,图上机械部件的细节全部了然于心。



   
 在南油技校,学生们可以说是学习和生活两不误,宿舍门前的篮球场是学生们唯一的休闲运动场所。记得有一次,学生们利用学校发的生活费买了几条鱼改善伙食,在宿舍前的篮球场一边打篮球一边煮鱼汤。有的同学打球累了,就舀一碗鱼汤喝掉再倒进一碗水去,最后鱼汤变成了清水汤。
    在学校饭堂围桌吃饭,每张桌子上用大盘装着一盘饭、一盘菜,学生平均分配。洗澡房有限,就到猪圈凑合着洗,有的学生一年也用不完一块肥皂。
    钻井3班第一天上课的时候,老师赵品富是四川人,从陆地油田钻井队调到南油技校教学,有着丰富的钻井现场实践经验。他形容钻井就像农民犁地一样,不同的是,犁地是横向,钻井是纵向。当时没有大量的模拟图和模型,有的只是想象。即使如此,靠着孜孜以求的精神,一批批学生从南油技校走出去,耕耘祖国的蓝色国土。
    1999年,南油技校招收了最后一届学生。在这20多年间,这里先后开设了钻井、采油、船员、轮机、通讯、文秘、财会等20多个专业,培养了5000多名毕业生,走出了像“海上铁人”郝振山等一批批优秀石油工人。
    我在南油技校毕业后留校任职,从南油技校到湛江培训中心,至今已经工作30多年了。我见证了南油大院的历史变迁,希望南油越来越好。

                                                                                           

此心安处是吾乡(刘坚)


     七楼,是爷爷(编者注:作者家公)的病室。10月30日,我如平日探视,看到爷爷蜷缩着,一动不动。问过医生这一两天的情况,交代一下护工,我准备离开。爷爷突然把眼睛睁开,盯着我,认真地对我说:“我走后,送我回二区。”



   
   他原来声若洪钟,现在嗓音却是低沉沙哑。这一句,比十多天前对我的当面不识,更使我心惊。十个月前,爷爷已经常常处于谵妄状态,这是回光返照么?他说的我能明白,二区,也就是南油第二生活区,他早年生活过的地方,那里有座老房子。但这是他真实意愿的表达么?
    2004年爷爷确诊肺癌,作为家属,我们经过最初的惊痛无措,这十多年来一路艰辛跋涉,无论哪种结果,都只能接受。家婆叫来了家公所有的兄弟姐妹,下午,年迈的骨肉同胞以及有血亲关系的亲戚十多人便以一种即将永别的姿态聚集病房。
    “哥,您有什么要交代的,您要说啊!”二姑已七十有八,她颤颤抖抖走到床前。
    “我走后,送我回二区。”爷爷定眼看着二姑,说得艰难。
    “哥啊,你又说糊涂话!”二姑的眼泪夺眶而出。
    “谁不讲究个落叶归根?他是蒙蔽了。”大家窃窃私语。
    “您认得我吗?”二叔走上前去。爷爷闭上眼睛,很久才睁开:“日荣。”
    “清醒的,怎么回事?怎么想着回二区?”二叔摇着头离开了。
    类似的话,十多年前爷爷说过,那时他刚动完手术。得益于医疗技术的进步,爷爷度过了五年平静时光。这五年,我们全家搬离了南油大院,爷爷和我们来到市区,一起住进了带电梯花园的高楼。那个时候,爷爷是心系家乡的,他经常念叨小时候的事。我们看出了他的心思。许多老人,只有家乡的山水才能使他安详平静,只有家乡的土话才能让他粗犷表达,只有离祖屋越近才越能安抚他的沧桑与疲惫。所以,我们动用所有的资源,在离南油十多公里的祖屋给爷爷新建了房子。
    爷爷也曾在祖屋住下,甚至还种起了水稻。但两年前,他或许是感到自己时日无多,坚持搬回了南油大院。每每前去探望,我总觉得小区里路灯昏暗,给人孤清冷落之感。但爷爷住得开心,阳光好的时候,我用轮椅推着他散步,他很高兴,一路上不停说话。
    “你看你看,这几棵龙眼,2003年长的果可多了,物业公司的人摘下来吃不完,还分给我们大家一起吃。树菠萝今年不知能不能结果?”爷爷看得津津有味,我也跟着高兴起来。南油大院里多得是紫荆花,花期繁盛的时候,一树一树开得灿烂,如无数蝴蝶停驻枝头,微风拂过落英缤纷……几十年了,风景依旧,只是人已渐渐老去。
    “王工住在这栋楼。王工是住茅棚时的邻居,七六年那次台风,我们那间房子被台风吹走了屋顶,他看到后,二话没说,让我们全家老小在他家住下。为了给我们腾出地方,他们一家六口挤在同一张床上。”
    “陈书记住这里。那一次,我们焊工班焊接不达标,上级领导来检查,他被领导批评了,还让他当着我们的面把焊瘤和飞溅打磨掉。其实,这哪是陈书记的责任啊?他当着所有工人的面,一点一点打磨抛光,我们都替他不值!但他没责怪任何人。以后,大家干活都更谨慎了,不愿领导给我们背黑锅。”
    “这是大黄牛的家,他为了照顾老人,买了一楼。他可是个孝子,为了照顾中风的父亲,有时候不能按时上平台。我顶替他去,他高兴得不得了,经常跑到我们家帮忙。修电灯、修风扇、通下水道,有时候把菜都给你妈买好……”
    但这样的日子不多,爷爷随即急速衰老,病魔让他形销骨立。再到二区看他,经常见他瘦伶伶坐在座椅上,默然不动,已是乏力笑谈。之后的很多日子,他便只能住在医院的七楼,成天昏睡,几不进食,忽而醒着,又满口胡话。
    “大李,你为我在平台上多上了一周班,我谢谢你!”爷爷说的是普通话,像和故人交谈。
    好些了,他总是不分白天黑夜给我打电话:“没有大何叔,我在平台上早被缆绳绊到海里去了,你拿十斤花生和番薯给他,你要好好待他,常去探他……”
    这就是他心心念念,要回二区的原因吗?
    夜,慢慢逼近,大家都回去了。丈夫远在外地,家婆叫我一定要代替丈夫守着爷爷。这是我第一次直面垂老的病人,病危,衰竭,如将枯的油灯,一点一点消耗,直至消逝全无……
    11月2号,尘埃落定。爷爷的兄弟姐妹还在为爷爷魂归何处唠唠叨叨。家婆含泪说:“我生四个儿女,你们谁帮我了?我上班他上平台,你们有谁管过我的孩子!不是二区这帮邻里,早就没有了这头家!”接着便是一片静寂。
    烟火缭绕中,丈夫捧着爷爷的灵位回到了二区。这虽然破旧但有温度、有故事的老房子,这年轻时生活过的南油大院,就是爷爷心灵最后的故乡。

                                                                                                                                 

开往春天的校车(庞敏)



    从霞山回南油,42路车途经三区,上来不少穿着校服的学生。他们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如同一群欢快的小麻雀,这一趟公交车俨然成了他们的校车。望着他们,记忆的列车将我带回了那段青葱岁月。



   
 作为南油的孩子,我们是幸运的,在别的孩子每天还在为上学奔波时,我们早早就搭上公司为我们准备的校车,一路呼啸,直奔学校。由于家在四小和二中附近,直至高中,我才正式开始了校车生活。
    还记得第一天坐校车,我早早便离开了家,一路奔向车站。那时薄雾刚刚散去,玫瑰色的朝霞挂上了天际。空气很清新,隐约带着一丝香甜,偶尔还能听到鸟儿的啁啾声,这场景直至今天还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大约等了几分钟,便听到有人喊:“车来了!”大伙便呼啦啦上了车。我们的校车是铰接式的,由两节车厢组成,整辆车有前门、中门和后门。那时的车可不像现在是全封闭式的,窗户除了下雨天都是开着的。尤其是夏天,我们偏爱坐窗边,风呼呼吹过,头发随风飘扬,心情也跟着飞了起来。
    “怎么没带乘车证?下次可别忘了。”一位女乘务员对着一个男孩说,男孩不好意思地笑了。南油的孩子都有属于自己的乘车证,办一次证20多块钱,可以用一学期,上面贴着照片和自己所在的学校班级。每次上车,我们都会主动出示乘车证。有时忘带了,和乘务员说一声,她也不会为难我们,手一挥就放我们上去了。
    晨露渐渐散尽,满载着学生的校车缓缓地行驶在清晨的春风里。校车有两班,一班从五区到三区,一班由一区到三区,有时候还会碰到两车会合,同学们隔着车窗向另一辆车上的朋友招手,欢声笑语不断。整个车程约莫十五分钟左右,有些听歌的学生到了学校,忍不住嘀咕一声:“这么快啊!”放学后,学生们出了校门,已有三五辆校车在校门口等我们了。上了车,几个好朋友聚到一块,聊聊考试情况、最新电影或是学校的新闻。经过一天的学习,校车上的聊天时间成了我们最放松的时刻,这样的快乐即使在高三期间也未停止过。
    还记得有一年冬天,天黑得早。我上了车,因为疲惫昏昏欲睡,不知不觉竟靠着身旁一位陌生同学的肩膀睡着了。那位同学并没有唤醒我,而是一路挺直腰杆坐着,直到我醒了。在那片刻的半梦半醒之间,我恍惚听见了校车里的嬉闹声,那么远又那么近,隔着肩膀的温暖,仿佛是一场遥远温暖的梦。
    “妈妈,你怎么发呆了呢?”孩子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看着孩子稚嫩的脸庞,我笑了,仿佛看到了几年后孩子坐着校车去上学的身影。
    校车,承载了太多记忆深处最纯真欢乐的时光。那段青葱岁月或许终将随着时光流逝渐渐消散,但回忆将永远埋藏在南油孩子内心深处。 
                                                           


699.jpg
此贴理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读呀~!此贴理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读呀~! 此贴理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读呀~! 此贴理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读呀~! 此贴理应天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6

主题

165

帖子

359

金币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85
发表于 2017-12-25 09: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坡头农村人,初中、高中都在区一中就读,影响深刻的是,当年,,南油的公交车我们不能坐,南油学校我们不能上、南油医院上不起、公路一边是南油,一边是坡头,停电最为明显。南油儿童公园我们不能去,最尴尬一次是,初三时候,二区街心公园保安室后面有个厕所。保安不愿意让我去。。但是,南油子弟可以轻松进去。。以前很羡慕南油。。现在在南油工作了,反而很羡慕坡头了。最明显是15年台风。风水轮流转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4

金币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17-12-25 10: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少坡头人在南油工作,南油暂时还是有一点优势,不少坡头妹还是想嫁个南油工作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4

金币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17-12-25 10: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2楼的说的离谱了,二区街心公园能让南油的上,就能让你上,难道进厕所也要弄个证明,别乱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08

帖子

1111

金币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15
发表于 2017-12-25 13:27: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最好吃的东西都在坡头镇上,骑单车就为了去吃肠粉,坐南油公交车是最开心的时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1719

帖子

4376

金币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784
发表于 2017-12-25 18: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坠落的番茄 发表于 2017-12-25 09:33
我是坡头农村人,初中、高中都在区一中就读,影响深刻的是,当年,,南油的公交车我们不能坐,南油学校我们 ...

15年的台风坡头区给了坡头居民很大的好处了?

说得南油好像对坡头人实行种族歧视似的。上南油公车难道还要验明正身?你们是想免费坐车是吧,没有南油学校的乘车证当然照样得买票上车啊,而且一些在南油学校上学的坡头本地人照样也是享受学生乘车证免费坐车,你得搞清楚再说好吧!儿童公园南油人进去玩也是要买票的好吧,你以为进去也是凭证进去的么?一句话,你只是想免费坐车进公园,把歧视的水泼到南油身上这样可好?二区街心公园那边那个厕所,据我所知进去也是免费上的,并没有区分哪里人就不给去,不排除在以前是不开放给公众的,如果不开放,那他们有权允许谁谁能上。

层主是有多自卑才这样想,咱南油住的,南油子弟都还没有说你们本地以前的一些野蛮民风呢,在街上走着走着,瞅一眼都要反手过来打人,农村仔动不动就在学校门口埋伏打劫。以前南油的生活区没有围闭,附近的一些烂仔就投抢南油居民挂在外面的东西,坡头的公。安。态度凶恶打南油的职工,要举例的话,可以说上个三天三夜。尊重是相互的,一说到这些,你们坡头原住民又要不开心了,说南油人歧视你们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4

金币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17-12-25 20: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2楼说的都是胡话,南油车要是和当地人发生刮碰,不讹死你才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109

金币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7-12-25 21:14: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说得太对了,坡头人和坡头人的小孩我领教过,我现在看到坡头人的小孩我就离得远远的,我出去碰到坡头的小孩,就会无缘无故的跑过来打我的小孩,我还说不得,说一下怎么一出来就打我小孩,大人马上就开骂了,有一次在街心公园哪里就这样,坡头的两公婆带小孩在那里玩我也带小孩在那里玩,坡头的小孩就过来一巴掌打到我小孩脸上,小孩就哭了,我说怎么突然打我小孩了?那两公婆一起来骂我,我真的出去经常碰到这样的,我都想回老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13

帖子

537

金币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21
发表于 2017-12-27 22: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南油没有优势了,无谓是工资水平还是其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4

金币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17-12-29 10: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油还是老西部时候有幸福感,现在单位很冷漠,特别后面有啥甲方后,感觉低人一等。

点评

GSG
尤其是甲方作为甲方时出言不逊,人品底下时,那简直就是毁灭性,真TM恶心的油公司也喜欢这样的垃圾。  发表于 2017-12-29 20: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